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綠網搜索

       明清兩朝的鄉村生活,與我們當下的日常有什么關系呢?明清兩個王朝涵蓋了從15世紀到19世紀的中國歷史。這段時間里,尤其是17世紀和18世紀,中國社會經歷了顯著的社會秩序轉型。今天我們對鄉村社會,尤其是何謂傳統的印象,常常是來自18世紀之后的歷史經驗。

        當下的社會經驗里,城市是各種資源和人流的聚集地。但在100多年前,情形可能并非如此。19世紀80年代,蘇州文人俞樾曾說過一段話:“為子孫耕讀計,則居鄉自勝于居城。”也就是說,直到19世紀末,在士紳看來,鄉村才是家族繁衍、維持生計以及獲得名望的理想之地。

       在離我們還不是很遠的時代,中國社會和文化的主干力量都不約而同地把鄉村作為自己的安身立命之處。不論在外做官,還是遠游江湖,最終都要回到鄉村。所以,我們有必要回到鄉村的生活場景。從這里出發,才能理解和反思由士紳所創造的、具有代表性的文化傳統與社會秩序。

        不少江南農戶已非“面朝黃土背朝天”

        作為鄉村生計基礎的“耕”,其實并非簡單的“面朝黃土背朝天”。“耕”的技藝中包含對自然環境的理解,也包括對市場和社會的敏感。

        清光緒《重修常昭合志稿》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譚曉,邑東里人也,與兄照俱精心計。居湖鄉,田多洼蕪,鄉之民皆逃農而漁。余則周以高塍,辟而耕之,歲入視平壤三倍。池以百計,皆蓄魚,池之上架以梁為茇舍,蓄雞豖其中,魚食其糞又易肥,塍之上植梅桃諸果屬,其污澤則種菰茈而售之……于是資日益饒。

        故事的主人公是生活于明代中葉常熟地區的譚曉兄弟。他們從事的“耕”已經是一組復雜的勞動組合:如何改造低洼地,如何整合漁業、牲畜和桑林等。這些勞作,都需要對環境和農業有深刻理解。

        類似譚曉兄弟的農戶在當時并非個案,明清之際的江南鄉村還有不少這樣的“耕者”。比如,常熟當地還有個人叫歸椿,在白茆河邊整修水利,利用水利設施改良鹽堿地,不僅獲得高產,而且吸引周圍的農民遷徙過來,逐漸形成新的聚落,甚至發展到“廬舍市肆如邑居”,即住在這里和住在城里一樣繁華。這就不僅是深刻理解自然環境和農業條件了,而且還洞察到社會的需求,懂得利用市場的力量了。

        明末清初,也就是17世紀上半葉,人們在江南地區可以看到很多這樣的農業經營家。此時的鄉村面貌,就是經過他們之手,努力經營、改造而形成的。所以,當時有一些士紳開始有意識地總結農業和鄉村生活的經驗。

        比如,明末生活于桐鄉的張履祥,后世稱其為“楊園先生”。他把自己對農業和鄉村生計的理解,寫成了一本農書專著。書中列舉了各種維持鄉村生計、提高農業產出的方法。包括:“當得窮,六月里罵長工”,也就是呼吁善待雇傭工人;“炎天日長,午后必饑罷;冬日嚴寒,空腹難早出”,即要給予長工充足的飲食,才能保證農業生產。

        張履祥還強調家庭中婦女紡織的重要性。從中可以看到,女性已成為江南鄉村生計中的一大支柱。婦女紡織可獲大約30%的凈利,遠高于男性從事的傳統耕種。跳出來看,紡織中收集桑葉、養蠶、抽絲、紡織的各個環節,又進一步將當時的農戶緊密地連入了更廣闊的市場。

        鄉村社會交易依靠內在契約精神運轉

        明清時期,江南地區的不少鄉村農戶具有經營的智慧,把自己的農田經營成一個綜合經營的生產單位。他們不僅生產糧食,還有一些特色產出,如茶葉、漆樹、木材等。即便種糧食,也要講究成本和盈利,也要注意勞動的價格、商品的價格。這也意味著,一定要有市場,鄉村的生計才能維持并且獲得內在更新的力量。這個時候,鄉村的生計就開始超越“耕”的內涵了。

        這一時期,江南鄉村里最有名的是徽州商人。當時,有“無徽不成鎮”的說法。明代,由于鹽專賣制度,大量徽州商人獲取了巨額財富。直到清代,徽州商人仍然控制著我國東南地區的商業。著名戲劇家湯顯祖有一首詩是這樣描述的:“欲識金銀氣,多從黃白游。一生癡絕處,無夢到徽州。”

        除了商人集團,徽州還留有數量龐大的契約文書。從這些契約文書中可以看到,明清時代的鄉村社會中存在比較發達的市場機制和商業信用。事實上,契約文書曾經廣泛存在于我國各地的鄉村中,只是由于歷史的原因,徽州保留數量最大,迄今發現的數量超過一百萬件。

        常見的明清契約中,會寫立交易雙方的姓名。見證交易的“中人”、書寫契約的“代筆”也會署名。契約中還會寫明交易標的與交易價格,并會普遍注明“報官受稅,永遠管業”,或者“其稅候造冊之年從買人過割”,或者“其四至照依清冊為規”。由此可知,這些鄉村中的土地交易,背后有一整套的國家土地制度作為支撐。具體而言,主要是明初確立的黃冊和魚鱗冊等土地制度。當然,土地制度在17世紀之后經過一條鞭法的推行,經歷了巨大的變化。但就鄉村來說,依靠官方認可的一整套土地信息登記,土地自由流轉的交易信用得到有效保障,鄉村土地市場得以蓬勃發展。

 

上一篇:孫悟空為什么被封為“弼馬溫”?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