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馬德林

        父親已故22年了。

        22年前的一天,我領父親走出醫院,已經是上午9時了。因做肝功化驗和B超,父親空腹來檢查,此時他或許已經饑腸轆轆了。當走到一家飯店門口,父親建議我說:“兒子,咱去飯店吃碗餛飩吧。”

        “回家吃吧,我媽在家把飯做好了。”我很尷尬。

        當時,我交了為父親在醫院檢查的各種費用,兜里沒有了錢。聽了父親的話,心里如同偷了人家東西一樣心虛的砰砰跳,但嘴上裝強,不肯說出囊中羞澀,便說回家去吃。

        父親沒說話,只是看了我一眼,和我站在飯店門口猶豫了一下,便笑一笑和我沿著彎彎曲曲的街道往家的方向走。

        途經市場,見到道邊賣豬肉的攤位有血腸和豬頭肉,父親便掏錢買了一些,用方便袋裝好讓我拎著。我拎在手里,可心卻感覺沉甸甸的。走在路上,我對父親說:“你的肝不好,吃不了油膩的東西,你買熟食干啥?”父親笑著說:“你不是愛吃嗎?”剎那間,我的心酸溜溜的,感覺眼淚盈滿眼眶欲流。我心想:假如兜里裝著錢,就滿足父親想去飯店吃碗餛飩的愿望,但現在……

        父親在一個月前總叨咕右腹腔內針扎一樣的痛,我和弟弟領著父親去牙克石醫院一查,肝癌晚期。當時我和弟弟懵了。醫生偷著告訴我和弟弟診斷結果,怕父親聽到后精神上承受不了。父親也想知道檢查的結果,我和弟弟糊弄父親說沒事,就是膽囊炎,回家吃些藥就沒事了。雖然美麗的謊言撒的圓滿,但是父親聽得半信半疑,回到家吃了一個月藥,就讓我領他到當地醫院查一查。我在事先將實情告訴了醫生,讓醫生幫忙糊弄父親,醫生非常理解我這個當兒子的心情,當父親問醫生病況時,醫生說:“沒事,老爺子,是膽囊炎,小毛病。”

        幾天來被病痛困擾的父親吃不香睡不著,大概聽了醫生的話,突然有了食欲??晌業筆倍道錈渙飼?,沒能滿足父親吃餛飩的愿望,相反,是父親給我買了好吃的。當父親看見我和弟弟吃著他做的菜還喝著酒,父親不吃,但滿臉洋溢著慈祥的笑容,看著我們吃。當時父親怎會知道,我和弟弟心情好比打翻的五味醋瓶,那份酸楚藏在心里,強裝歡顏,自己都覺得不自然,不知道父親是否看的出來?接下來的日子,父親按時吃藥,非常配合我和弟弟的安排,去離家不遠的診所輸液治療。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安慰父親的,并不能挽留住父親的生命,父親忍受著病痛折磨近三個月,最后還是離我們而去了。

        每當陰歷七月十五或清明等祭祀的日子,我到荒山野嶺的父親墳前祭拜,對已故父親的愧疚依舊耿耿于懷。常想,假如當時兜里還有吃一碗餛飩的錢,領著簡樸一生,操勞一輩子的父親下一次飯館,也就吃一碗餛飩而已,真算不上奢侈,在我當時不堪富裕的生活里,這點我還是能夠做到的,但我確確實實沒有做到,現在想去做,怎奈已與父親是陰陽相隔,兩世為人。父親不可能吃到我為他買的餛飩了。我現在能做的,唯有愧疚于心,淚如雨下……

        現在,每當夢中醒來想父親的時候,我都會在心里默默念叨著:父親,假如能有來世,我一定領您下飯館吃餛飩,還吃美味大餐,讓我盡一個當兒子的孝道。
 

上一篇: 甘河記憶——雕塑

下一篇:等媽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