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湖叫天湖,不是很大,卻很美奐。它的景色里,天湖的黎明最讓人心動。
  你若不信,就去天湖,看一看那里的黎明吧。
  夜幕退卻,湖面有了一點光亮,一分一秒過去,天空出現了一抹薔薇色。這薔薇色的光在四周彌散,天湖便隱在了夢影里。你若擅作詩寫賦,就在日出之前展開豐富的想象吧。
  湖面緲然,水霧蒙蒙升起,宛似一層薄煙。湖草、綠荷、鶩鳥仍在沉睡。有斗篷小船憩在岸邊,近看三兩只,若再往前看,影影綽綽模糊成一片銀白色。樹林、草地瀕臨水邊,屋舍橫斜著,仍沒趕走倦意,天湖沉靜在若有若無之中。湖風徐徐吹來,輕吻你的面頰,你會發覺,天湖的手掌如棉,如紗。天湖黎明水天蒙蒙,如幻,如畫,淡若清夢。
  黎明一步一步往前走,夜色總是頑皮地回一下頭,低低地壓在湖面。一團團水霧正毫無察覺地散去,不知什么時候,湖灣里閃過一道薄光,天湖的黎明正悄然升起。向遠處看吧,天湖的淡光薄影正一尺一寸地走來。
  靜靜地望去,天湖蘆蕩含煙,野菱如蓋,荷影蓬蓬然連著天。亭亭蘆葦心思潮潤潤的,大片青菱奪取半個湖灣。朵朵紅荷潛在荷影里隱隱可見,若霏雨中賞春,充滿遐思。淺灣的薄霧里,漁網像一道道欄,這是漁民捕魚的網陣。漁網露出半截在湖上,它們披著夕陽,浴著黎明,在天湖里枕著波光濤影。漁村在岸邊靜立,黑色的魚鷹黎明即起,再等上一會兒,就隨同主人入湖捕魚,它們信步一游便是收獲。
  黎明腳步匆匆,天湖在一抹薄紅中醒了。湖光一碧,水汽漸收,偌大的湖包孕著生機。岸邊青草地,露珠兒晶澈,淺花兒朵朵,鋪開一層草香。抬眼望去,天空朗明,云片靜立,頓覺安靜恬適。天湖朝氣漫漫,空氣清新潮潤,適宜人居和游覽。湖色雋秀,萬象不語,偶一兩只漁舟蕩起水聲,天湖上閃過細微的響動。不覺中,忽一鳥驚空,遠處傳來沙沙聲,數根蘆葦左傾右移。不多時,家鴨出欄,呷呷鳴叫著,足跡印在地上,踏著黎明碎光撲向水面。漁歌和櫓聲也響起來,此起彼伏,呼應著傳向岸邊。湖水盈盈,魚兒在粼波中戲游,一群一片,把天湖的黎明鬧醒了。
  天湖春之黎明宛似蒙蒙細雨,夏天則像走入花壇。秋之黎明多了幾分莊重,冬天雖清凜但又不失柔情。我愛天湖的黎明,愛得委婉,又愛得深沉。
  天湖,我心中的湖,她的實名叫微山湖。在湖泊里,她是北方最大的淡水湖,更是我們的母親湖。她的黎明是一幅濃墨重彩的畫,她正從這幅畫里一步一步走過來。
       □董國賓

上一篇:天空

下一篇:松韻警心